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人的长征

大笑一声出门去,侧身已在江湖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中学生(49)  

2007-12-27 11:16:05|  分类: 红旗之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 又开学了。

 

  这次有些特别,坐进教室,我们兴高采烈地被告知:上中学了。想想有点不好意思,刚刚过去的两年,我们没有读过一天新书,跟着大人东奔西走瞎闹腾,如今凭空就升到了中学。

 

  子弟中学在“金鹅河”对面,从我们住的东门口走二百米,经过一个很古老的石桥,再经过一片参天古木掩映的县文化馆,转到背后,豁然开朗,一个本县最大的操场,加上一幢三层楼,就是我可爱的中学。

 

  河并不宽,大约有二十多米,我一个猛子就能扎过去,四米深的水底哇凉哇凉的,耳边隐约有哗哗的水声,有点森人,很容易想起替死鬼的故事。有时候,玩票儿,偏不走大路去过河,选一个僻静地方渡河,把衣服裹巴裹巴举在头顶,只用双脚踩水前进,为的不湿衣裤,不知者还以为轻功呢!

 

 “金鹅桥”上的一帮市井儿比我胆大,大中午的,这些已经有形有状的半大小子竟敢跑上跑下,赤条条地在这跳水。中学小女生已经渐渐粗通人事,下午上课经此,每每吓的花容失色,只好捂了半边脸,娇喘吁吁地跑过。还有更羞怯知礼的,宁愿远远去绕三五百米,从下游南街子大桥过河。

 

  文化大革命破了“四旧”,封建礼教人人喊打,但学校里男生女生依然封建,比之前更甚之。小学时无非在桌上划“三八线”,以示边境神圣不可侵犯,如今到了中学,大家却自愿把教室分成了男区女区,更是互不通话,有效阻隔了空气中的不贞成分。

 

  我们的老师,大都从西南师大和华东师大刚刚分来,比学生大不了几岁,师道尊严便没那么神圣,加之老师又仿佛中性人,就成了青春期女孩子们欺负的对象。

 

  班主任刘尊植先生是个重庆人,西南师范大学毕业,瘦弱白净,斯斯文文的,与女生说话,他倒先自红了脸,这倒使女生们越发强悍起来。

 

  七八个女生下课时分成两拨,在走廊里把刘老师像排球似的推来推去。刘老师涨红了脸,嘴里慌慌地抗议:“不要这样子嘛,影响不好,影响不好”。女生们却是嘻嘻哈哈的大笑。

 

  有时女生故意单独去找老师汇报思想,刘老师总要提心吊胆地嘱咐,再喊个同学一起来。或者,把宿舍门大敞着,以示书生坚贞自律,不染私情。

 

  女生的强势表现,终于惹起一场课堂风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8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