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人的长征

大笑一声出门去,侧身已在江湖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进城了(郎48)  

2007-12-25 09:59:02|  分类: 红旗之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 住在富顺县,守着万古不变的沱水,日子过的悠悠哉哉,不觉已是半年。秋日的一天,忽然得到消息:可以回隆昌了。却没有“初闻涕泪满衣裳”,也没有“漫卷诗书喜欲狂”,只是有些漠然:哦,这里住到头了。

 

  隆昌县革命委员会可是省委、地委支持成立的“新生红色政权”,就这样被胆大妄为的“革联派”武力驱逐出境,上头很是震怒,是可忍?孰不可忍!于是,成都军区派了一架直升飞机在隆昌上空盘旋,纷纷扬扬撒下许多传单,扬言:“再不缴械投降,就以反革命暴乱论处,派解放军予以包围歼灭”!

 

 “革联派”见这回上面要动真格的了,掂量掂量,自己这点乌合之众岂是解放军对手?慌忙撤出县城,躲到边远县境“石燕桥”一带去了。这边,县革委和大批难民重新回到县城,又是一派王者气象。

 

  公司这回吸取了教训,再也不去考虑保卫“十二公里”这块飞地了,干脆弃之,原一百八十户居民统统被安置在县城,虽然依旧属于临时性质。

 

  我家住进路边一幢单身宿舍楼里,起初也是到食堂打饭,但很快就没人去了,太远了,极不方便。而且还要经过一个恐怖的“红旗旅馆”,里面留下不少可疑的血迹。据说,这是“革联派”的“军中乐园”,供前线战士回来享乐的去处,还曾经在这里剥过一张人皮。当然,我宁可相信另一种说法:这是一所战地医院。

 

  新居是那种一条长走廊通到底的“筒子楼”,每家就在门口胡乱用几块砖头搭起个简易柴灶,能糊弄顿饭吃就行。这样,家家烟熏火燎,走廊里总是黑乎乎的,好像暗无天日的旧社会。如果没有练就地下工作者的慧眼,很难不一头栽进人家的铁锅里。

 

 俗话说,有柴无米,烧破锅底;有米无柴,团团转来。那年粮站无米了,代之供应红苕(红薯),每五斤顶一斤米。母亲很愿意,要不然似我家这般一群饿狼般汉子,粮食定量肯定不够吃。但我们都吃伤了,至今看到红薯就好像见了仇人。

 

  红薯可以果腹,烧柴却不容易寻摸。煤矿早已停产,蜂窝煤,煤球等都没指望了,田里的柴禾还不够农民自己烧的,只能另辟蹊径。

    

  秋冬之际,正是甘蔗大量上市时节,人们便走边啃,蔗皮蔗渣扔的满街都是。这种东西晒干了可是上好的燃料,但等晒干了,早就被人收走了,只有趁新鲜捡拾。这需要一些勇气,人家在那里大嚼美味,你却蹲在人家漆下捡垃圾,何等屈辱?但生活所迫,便顾不得自尊。况且,我也无可推托,二哥已长,小弟尚幼,只有十三岁的我最合适,半大小子,没皮没脸的,凭着沉甸甸的背兜和脏黑的小手,在市井中游荡。

 

  等甘蔗下市了,我便来到两公里外的铁道旁,用一米多长8号铁丝制成的铁钎戳落叶,那种肥厚的桉树叶,非常好烧,如果穿满两根铁钎,能烧好几天。看到呼啸而过的火车,心里立刻满满的,有些轰轰烈烈的志气产生,常常想着,将来自己可能会坐上火车去做大事。

 

  一本书上说,把铜钱放在铁轨上,被火车碾过后就能成为一把裁纸刀,我曾试了一下,却被压碎了。

 

  家里有好几枚古钱,有“开元”的,有“大周”的,还有“乾隆”的,后来都被我当废铜卖了,换回三四块钱。

 

  与火车最惊心动魄的回忆也发生在这里,为了看看火车过隧道的壮丽情景,我便在黢黑的洞里早早候着。

 

  一列火车轰隆隆地开进来,强大的气流使我单薄的小身板飘忽起来,我急忙伏在二尺深的阴沟里,好歹躲过了轻于鸿毛的一劫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