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人的长征

大笑一声出门去,侧身已在江湖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沱水悠悠(郎47)  

2007-12-23 10:36:03|  分类: 红旗之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 崖上看去,沱江极美,两岸山峦,翠竹,茅舍,沙滩,拥着碧水如练,悠悠地流向远方,平静而安谧。

 

  渔舟或来,船头立着几只鱼鹰,在渔夫吆喝下时而入水捕鱼,时而静静地晾晒美丽的羽毛。

 

  还有一种渔船,只是把一张巨大的方网重复落下抬起,反正江水不歇,总有路过的鱼儿落网。

 

  江畔有座塔,匾额上书“回澜塔”。拾阶而上,可以不时看见残缺不全的佛像,想是红卫兵“破四旧”的革命杰作。我最担心塔顶三旋的铜尖,倘若滚落,不知谁要化为肉泥?我路过时,总要仰着脖子张望一会儿,以判定是否安全。

 

  崖壁一路都有佛像,大小不一,很浅的洞窟,排列好几里,也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。那时,人人都是革命的无神论者,并没有觉得这是对诸神的不敬,诸神也对革命者无可奈何。

 

  最使我惊叹的不是宝塔和神像,而是崖下一尊巨大的人形石像,他没有进行人工雕刻,但分明是人工把巨石立起,又把另一块巨石举上肩部,算作头颅,成为神秘的巨人。它大概有二十多米高,我们在崖上向它投掷石块时,感觉比五六十米高的悬崖矮一截。但石像风化很严重,也许原来有些初步的凿痕,但现在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了。

 

  对岸有一座与它一模一样的石像,与他隔江遥遥相对,似乎在向世间暗示着神秘的宿命。

 

  我们的栖身之所就在崖头,相隔二百米各有一条石径下到江边,我们每天跑上跑下,戏水或者捉蟹。

 

  江面大概有三四百米宽,许多水性好的小子都能游过去,我没有那份自信,怕用光了气力回不来,只能游到中间再折回来,并且常常自我安慰道:这跟渡江差不多。

 

  有一回赌气想争个名誉,跑到下游一公里处实施货真价实的泅渡,那里有个江滩,把江水挤得只有五十米宽,心想讨个便宜。不料,浪更高,涛更急,几乎把自由式变成了狗刨式,拼尽全身力气,才能一寸一寸的前进。等到终于扒住对岸一块礁石,已经到了下游三百米处,惊的魂飞魄散!

 

  这时,才懂得什么是“到中流击水”了。返回时,我立刻学乖了,跑到上游水缓出,顺水斜行,倒是省力多了。

 

  其实,这是很冒险的,只是大人不知道。少年莽撞历险,虽不足取,但却是谁也替不得的人生经验。

 

  沱江里的螃蟹最傻,虽然藏在礁石缝里,可你只要将一个咸鱼头或者死蛤蟆放下去,它立刻死死钳住,急不可耐地往嘴里填,全不知还有根绳拴住呢!慢慢地,慢慢地往上拎,到水面时猛的一提,就稳稳捉住了。根本不用费事,半天就可以收获一脸盆。但是,拿回来却没人爱吃,既没有肉,又没有味儿。

 

  戏水捉蟹算不得惊奇,那天在崖下苞谷地里才碰上惊险一幕,分明看到一条色彩斑斓的赤练蛇盘在一起,而脑袋却是狰狞的两个!有人说,见到双头蛇不祥,让我心中不安多日。后来渐渐忘了,好像也没出什么事儿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2)| 评论(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