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人的长征

大笑一声出门去,侧身已在江湖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大年初一(郎35)  

2007-11-17 16:10:08|  分类: 红旗之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  年前的好几天,父亲已经在厂里下班不回来了,这我们已经习惯,搞政治运动很忙,经常晚上要开会,而且他又身负重任,赶不上从县城回“十二公里”的班车,只好在办公室对付几宿,不算稀奇。直到除夕,父亲还没有回来,娘就有些慌了,问了几个平时走的近的邻居,人家都说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

  大年初一上午,爹还没消息,娘有些熬不住,就打发我进城,到父亲那里去看看。

 

  找到了父亲单位“机械厂”,进了大门,看见还有许多工人在上班,那年中央号召过“革命化春节”,全国人民不放假。

 

  在车间门口碰到一个姓吴的上海人,他和我们家很熟,父亲经常邀他来家喝酒。他见了我,表情有些怪异地说:“你呀,你昨天来就好了哎”!我不解,继续走进父亲的班组。

 

  正是中午休息时间,父亲的十几个同事都在围着一个阔大的工作台吃饭,台面是铁皮包着的,上面镶嵌着七八个台虎钳。父亲单独坐在一角,满脸疲惫,黑瘦漠然,却见他胸前帆布工作服上有些已经干涸的浆糊。

 

  见我进来,他只是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”?然后招呼我坐在身边,从饭盒里拨出些饭来给我。奇怪的是,父亲的工友们却好像没有看见我,不声不响地都走了出去。平常他们对我都很热情的,父亲是班长,曾经好几次把涨工资的指标让给他们,我见到过他们对父亲当面表示感激涕零的样子。 

 

  吃完饭,父亲就撵我走,让我告诉娘,别惦记,这几天有事回不去。

 

  过后不久,这些冷遇、冷漠和幸灾乐祸都有了答案——原来父亲遭了大难,背时了。

 

  除夕下午,就在广播里热热闹闹欢呼“革命化春节”的到来,就在播音员宣告“广大革命群众开心之日,就是一小撮反革命分子难受之时”的时刻,父亲领导的“红旗派”被宣布为“反动保守组织”。然后,全公司召开千人大会,父亲和其他“红旗派”领导人被当场拖上台批斗,然后满城挂牌游街。。。。。。

 

  好在父亲是组织里的温和派,从不主张武斗,虽遭凌辱,但没有像他的战友那样被打的头破血流。

 

  对父亲的处理决定是“监督劳动”,怪不得他往日的部下和工友都是那么怪怪的神情。许多年后,我参观设在盱眙的新四军总部“黄花塘”,在这里陈毅军长曾被政委饶漱石斗争多日。陈毅在日记里发牢骚说“几十天里,鬼都不上门”。想想那都是将军生死与共的故旧袍泽,尚且避之唯恐不远,何况父亲的区区工友呢!尽管他们在我家喝酒时都称兄道弟,称颂父亲仗义豪侠,但父亲罹难之时,如不趁机落井下石已属难得可贵。

 

  我一生从不请同事好友家宴,全因了此事教训。

 

  除夕之夜,“十二公里”还发生了另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件,“狂飙”派胁迫全体科长以上干部及其十二岁以上的子女家属集合,就在我们天天听到“红旗,红旗,迎风飘扬”晨曲的广播室里,让他们跪在冰冷的地下,每人领受了一个大嘴巴。并且还嘲弄他们说:“记住了,这是给你们拜一个革命化的年”。当然,这个耻辱场景所有在场者都守口如瓶,好多天后才了传出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