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人的长征

大笑一声出门去,侧身已在江湖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病榻之前(197)  

2007-01-10 16:32:28|  分类: 杂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母亲老了,看着她步履蹒跚的样子,总是让人的心悬悬的。终于有一天,果不然,我的担忧兑现了——她在家里跌了一跤,大腿骨折,住进了医院。

 

一根二十厘米长的钢钉穿越母亲的小腿,露出的两端拴上绳索,绕过床头的滑轮,吊住八公斤重的砝码,这是牵引,为的是让断骨复位。医生在拿着电钻实施时对我说,骨头都糠了,感觉不出是在穿越骨质。我木木地看着电钻在母亲身体上打孔,心里对自己觉得奇怪:怎么没有了年轻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?

 

似乎要对应骨头的糟糠,母亲的心脏也出现了严重的早搏,发展下去,就是房颤,就是心力衰竭。肺部也全面老化,虽然没有可疑的斑点,但已经呈现大面积黑影。好像是奔跑了八十多年的汽车,从来没有更换过的整个系统都将全面崩溃。

 

我像女儿一样伏侍母亲于床前,她生养了四个儿子,却没有一个女儿,在自己不能下地的时刻,只能靠我和弟弟照料她。通常这只是女儿才肯给亲娘做的事情,我却没有丝毫难堪,不觉得脏,也不觉得臭,反而有种尽孝的幸福感觉。

 

邻床是位附近的农村大姐,她看我对待母亲这样好,觉得好像奇迹,说起村里种种不孝劣行。有个儿子和媳妇,给母亲吃的是素菜,而自己单做荤菜,出门时则把菜里的肉片都数过了,恐怕母亲偷吃。那日,发现肉片烧了五片肉,便把母亲拖出屋外来掌嘴,少一片掌一嘴……

 

我听了愤极,问道:“难道她们不怕打雷?”大姐说,现在年轻人哪信鬼神呀?我噎住,恨恨地想:难道我们打倒了迷信,就要换来这种肆无忌惮?就换来这种丧心病狂的结果吗?法治、道德、宗教、缺一不可,这是和谐社会的三重保险啊!

 

不知怎的,我常常觉得母亲是赚着了,好多年前她就病病怏怏的,到老了反而越活越精神。而父亲呢,铁打的身板,感冒发烧都没有的,五十几岁了,小伙子还不敢和他扳手腕,可飞来一个癌症就打倒了他。因此,我觉得母亲是活一天赚一天,她病重卧床,我在她身边伺候,心里一点也不觉得悲切。

 

我总以为,人活着就要有尊严,这个尊严最低的标准就是能自理。试想,瘫痪在床,事事求人,欲行不得,欲看不得,欲为不得,活着还有什么尊严?这就是古人所言的“寿高则辱”。

 

许多英雄一世,却因贪多活几年,坏了清名,受尽凌辱。我非常同情巴金老人,他最后多年就靠呼吸机维持生命,可他留下遗嘱,想早点归天,想保留最后一点尊严的愿望,“组织上”却不让他得到满足,还经常弄出几篇莫名其妙的高调“发言”,算在“全国文联主席巴金”头上。

 

过两天,母亲就要动手术了,一块钢板,几根铁钉,可能会恢复她顶天立地的尊严,八十多年她一直没有失去过尊严。也许,等到某一天,当人生的一切包括尊严都对她毫无意义时,她会欣然地放弃,重新回到父亲的身旁,相依在那个小小的空间。

 

我呢?我会安然地看着这一切发生,怀着喜悦的心情。

 

 

     


(这是长征归来后不久的旧作,四年后母亲去世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4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