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人的长征

大笑一声出门去,侧身已在江湖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200621长征号②:昨夜的呐喊(原创)  

2006-08-08 22:35:07|  分类: 长征号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中央红军1934年10月开始的长征就像搬家,雇佣了7000名挑夫,几乎把苏区所有的好东西都带上,包括大炮,印刷机,甚至办公桌,行动迟缓,步履蹒跚,每天只能走一二十公里,如同1800年前携民渡江的刘玄德。好在头半个月蒋介石没发现,等他反应过来围追堵截时,红军前边就靠两员大将林彪,彭德怀,一左一右,杀开血路;断后的勇将是红5军团的34师,师长陈树湘。他没法像传奇英雄张飞那样,“长坂桥上一声吼,喝退曹操百万兵”,只能靠自己和5000部下忠诚的身躯抵挡实力远远超过自己的强敌追杀,拼命掩护慢慢行走的中央机关和主力部队。 

  34师前身是福建军区独立师,主要由英勇忠诚的闽西子弟组成,打过不少硬仗,长征前夕才匆匆归建董振堂领导的5军团。长征一个多月来一直担任断后任务。湘江大战,34师还是断后,而且最直接掩护的就是身后最没战斗力的红8军团。水车阻击战,新圩阻击战,34师死死顶住8倍之敌,直到12月1日中央机关西渡过了湘江,自己却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的死地之中。这时,通往渡口的40公里道路全部被封堵,已经失去目标的国民党各路人马联手向34师进行疯狂绞杀,34师5000将士一夜的呐喊终于衰竭,政委程翠林牺牲,师长陈树湘率残部300人掉头向东突围。虎落平阳遭犬欺,冻饿交迫孤立无援的红34师沿途不断被民团截击,12月9日,陈树湘腹部中弹肠子外露,为不连累部队,他留下两个警卫员相伴,躲在道县四马桥的洪东庙养伤。17日,被道县保安团第一营何湘部抓到。18日,在敌人把他抬往邀功领赏的途中,陈树湘用牙咬断已经外露的肠子,气绝身亡......当时,抬担架的民团士兵被陈树湘的英雄举动惊得目瞪口呆! 

  红34师除100团团长韩伟等10余人侥幸突围外,其余全部牺牲或被俘。 

  中央军委与34师失去联系后,命令远在江西的红24师来营救34师失散人员。中央军区参谋长龚楚率1个团西行1000公里沿途寻找,到达湖南道县时,这个团仅剩200余人,不久亦覆灭,龚楚见大势已去,便私自离队潜回广东乐昌,后向当地政府叛投。 

  一支英雄的部队永远的消失了。而且在历史典籍中也消失了,直到1986年,在美国人索尔兹伯里写的《长征——前所未闻的故事》一书里第一次出现。 

  72年后,我来寻找红34师的痕迹。广西全州县安和乡新圩村,这是红34师最后呐喊厮杀的地方。 

1747026464.jpg

全州安和乡新圩 村长蒋以付家厨房兼饭堂.

1747026700.jpg

全州安和乡新圩,村长蒋以付妻子就地请我喝酒.

  时已中午,村长蒋以付不在家,他的妇人接我到家中。没有灶台,几根燃烧的树枝上架着熏黑的铁锅。这间灶房兼厨房饭堂也是黑黢黢的,不光烟熏的,还因为没有窗户。地面就是桌子,锅就是盘子,妇人还给我拿来一碗酒,自家酿的,地瓜酒,外面卖1元钱。前两天我在相隔不远的湖南那面的蒋家岭领教过,也醉人。

1747026261.jpg

 全州安和乡新圩,三老人讲34师故事.

1747026995.jpg

全州安和乡新圩,76岁廖庭康.

  村里有几位老人,听说了我的来意,在一个屋山头,坐在小板凳上抢着跟我说红军。87岁的廖显辉说,民国23年冬天那个夜里,我们都躲在家里,外面枪炮响了一夜,人喊马叫了一夜,过两天没动静了,出去一看,不得了,到处都是死人。国民党把自己的尸体埋了就走了,老百姓就把红军尸体帮助掩埋了。76岁的廖廷康1948年当过共产党的“桂北游击队”,说起话来有板有眼的,几次打断纠正廖显辉的话,说和红军打的是白崇禧,不是国民党。还说,附近雄江源山上跳下七八个红军,摔死了,不是跌落,是自杀。如果他的话能够证实成立,那么,“狼牙山五壮士”还没有红军壮士来的早。村民们当然不知道这是红34师,我知道,因为我刚刚看过史料。我敢说,除了“党史办”的,全县再也没人说的清楚红军的事。 

  我来到湖南道县,寻找陈树湘最后的遗迹。 

  下午两点半,我按当地上班时间走进县政府,在一间破败简陋的屋子里,我找到了“党史办”,里边还歪歪斜斜地挂着几块“文联”和什么协会的牌子。据他们考证,当时陈树湘头颅送长沙领赏,身体就埋在县城。“党史办”一个同志小时候还经常在那坟边玩儿,老百姓叫“无头墓”。我请他指明,好去拜祭,他为难的说,好像修堤毁掉了,没了。不过,还有个红军桥保留着,你可以去看看。

 1747025989.jpg

垃圾成山的道县红军桥.

  我来到“红军桥”,是座浮桥,就是当年耿飚杨成武率红四团袭夺道县时搭的,几乎所有的红军都走过,包括朱毛。当然也有陈树湘。不过,我怎么也看不出这是座“红军桥”,只见桥头是座巨型垃圾山,并没有一块牌子说明,一个农民挑着粪桶晃晃悠悠地走在上面,再无他人...... 

  陈树湘,断后大将陈树湘,就这样默默地留在历史里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6年4月24日于兴安县 


 返回:《易游周刊》200621长征号②(总第85期)导读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4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