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人的长征

大笑一声出门去,侧身已在江湖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(原创)险象环生  

2006-07-18 23:49:29|  分类: 长征路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

(原创)险象环生 - 俺家三郎 - 一个人的长征

 

    贞丰县摩托手

   

(原创)险象环生 - 俺家三郎 - 一个人的长征

    

    于都与安远的分界桥

 

 

 

 

 

  3月24日,我决定坐摩托车往"塘村",因天继续下雨,20公里烂泥路不单难走,而且多是无人山区,存在危险。况且,昨晚,祁禄山副乡长来拜访,他是从小溪乡调来的,2002年10月曾经接待过两个走长征路的老外,他说,老外也是雇了人的,向导兼挑夫。其实,他们怎样和我没关系,我出来不是打仗,遇险不避非明智之举。

 

 摩托手是祁禄山镇上的,还开了个小卖店,他叫“张财继”,一看就是个挺朴实的小伙子。知道这段路难走,他穿上雨衣,水靴,问我要不要?我一身冲锋衣裤,防雨透气,没问题。另外,怕车上冷,把前两天脱下来的衣服都加进去,出发!

  

小伙子车技不错,左拐右拧保持平衡的同时还敢跟我说话,还不时回过头来说话。我不愿增加紧张气氛,附和着他,尽量不说笑话或其他带刺激的话。 

 

  路确实难走,粘粘的泥浆又没有硬底,车轮直打滑,上大坡我要求自己走,他还不让,硬撑着挤上坡顶。有时沿着车辙印走,太深,摩托的挡泥板都给刮歪了,他就用两只脚当轮子蹬地前进。好歹过了“于安桥”,这是于都县与安远县的交界处,我让他停下来在此留影,也好抽抽烟,撒撒尿。他挺聪明,数码相机拭了3次就会了。后边的路越发险恶,而且根本看不到人。偶尔碰到个摩托,对方竟指着我身后横卧的背囊,警惕地问:那是小孩子吗?我回头看看,笑了,可不是嘛!红色的防雨罩仿佛孩子的襁褓,长长圆圆的捆着。。。。。。嘿嘿,荒郊野外的,不然肯定有110来堵截。

 

 进入一种粘滑的胶泥地段,可摩托高手毫不在乎,说时迟,那时快,谁也没反应过来,车一斜就跐了出去。。。。。。我的朋友妙莲居士提醒我:遇险时大呼“观世音菩萨”,肯定有救!可翻车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发生了,除了一声惊叫,根本反应不过来。在4米深的沟沿儿,我先抽出腿来,问车手,怎么样?受伤没有?张财继满脸通红,连声说,对不起,对不起。还好,两人满身是泥,但无伤。在一个水沟里洗了洗,抽根烟定定神,他说,车胎旧了,跑了4万公里,回去就换。我也说,上天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,一定要换。

 

  翻过车后,车手立刻小心起来,紧张的我都跟着紧张,他满身大汗,我也满身大汗。又有一辆摩托迎面而来,恰巧张认识,那人夸张地说,后面恐怕要四五十公里呢!这时,一辆中巴公交远远地,摇摇晃晃地开了过来,张财继突然对我说,你坐中巴吧?那样安全些。我想也是,于是拦车。没想到,那中巴车突然加速冲了过去!车上分明还空着几排座位。也许,把我们当成打劫的啦?两台摩托3条汉子,在这大山里,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。。。。。我说,就在最近的地方下车吧!这就是顺其自然,遇险而止。于是,来到“龙布镇”。

 

 请车手吃了一顿饭,车费增加一倍,给100元。张财继不好意思,要推辞,我说,又险又累,应该的。再说,回去还要3个多小时,图个平安吧!他说,我能叫你大哥吗?我点点头,他满足地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             

 

 

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5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