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人的长征

大笑一声出门去,侧身已在江湖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(原创)老艄公  

2006-07-15 00:20:44|  分类: 长征路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仅仅隔了10宽的小河,对岸就成了另一个“乌江村”,它属天文镇管,拥有乌江的官渡,红军大队人马就从这里架浮桥上过的江,它与“江界河村”老渡口相隔2公里。村里有个远近闻名的老艄公向文贤,他的父亲周海云是更老的艄公,当年红军突击队夜里偷渡,就是老老艄公带的路,可惜现在已经过世了。不过,他的大名留在遵义和北京军事博物馆里。

 

1606161027.jpg

暗流汹涌,表面平静的乌江深50米

 

向文贤听说我要拜访,划了小舢板来接我。船已经破了个大洞,尽管我用拳头紧紧顶住,可10河过,我的登山鞋早已沉没。70岁的老艄公不好意思,说快搬家了,这条船反正也要扔掉,就没修它。

 

老人的家已经拆了半边,屋里有点乱,他只好搬两个板凳在门前和我说话。他手里捧着一个本本,那是1984年县长亲自发给他的“勤劳致富光荣”奖状,全县才18个,因为他是打渔好手,出名的。那天以后,他就壮起胆子贷款6000元,买了好船好网,准备大干一场。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,大洪水袭来,2小时涨了50,向文贤正好不在家,大水冲走了好船好网,使他一夜破了产,那笔本来充满希望的贷款,害他整整还了10年,6000元还成了20000多元。这次大祸他并不认为是算最倒霉的,他记忆中的19677月,向文贤因为渡了几个相信迷信化缘游走的人,糊里糊涂地卷进“临神总部反革命集团案”,坐了8年大狱。我深为他抱不平,可他却说,自己不算最惨的,他进老改队3天就当上了组长,一般没有3年资历根本别想。因为他父亲渡过红军,沾了光。他手下还很有些大人物,如邓小平早年的警卫员,南京公安局副局长,参加解放上海的三野老兵,人家对革命贡献大不大?还不是被抓进来劳改?劳改队长想给向文贤减2年刑,向自己不原意,他要求服满,但只求出来后不戴帽子。队长笑着说他是脚踩两只船,经常抖抖他的小辫子。也巧了,1950年,12个持枪土匪闯进他家,要过河。15岁的向文贤被逼划船送他们过去。回转来刚要下船,对岸又有人要过来,声称不过来就开枪,他只好又把他们渡过来。这些人他认识,是区上的干部,区长张必珍,原来是中学老师,地下党,现在带着几个学生逃了回来,帽子,鞋子都跑丢了,被人追杀的劲。土匪在暴动,到处杀干部,刚才过河去的,可能就是一伙的,幸亏没撞上。后来,这些人都当了大干部,向文贤说应该找他们做证,救过他们的命,应该不会忘记的。

 

1606160697.jpg

老艄公向文贤与作者

 

当然,后来向文贤和他的“反革命集团”都平了反,因为是农民,也用不着补发工资什么的,善后工作很简单,好处理。当然,法院也没忘了把当初“反革命”的判决书要了回去,我想看看他们前辈的杰作都不行。我对老人说,你留下好了,将来兴许办“文革纪念馆”,那就值钱了。

 

老人家等我把1壶凉茶喝完了,兴致勃勃地划起他的铁壳船,带我实地考察红军渡江战斗经过。你看,这是茶坪岩,那是柏树桠,半坡是青杠岭,敌人的碉堡就在那儿,老人指点江山险要,如数家珍。红军怎么攻,bai军怎么守,讲的头头是道,当然,这是父亲讲给他听的,红军渡江后1个月他才出生,不可能腹中神算的。

 

1606160893.jpg

我帮老艄公挑猪草

 

两公里江山如画,我间或帮他拔些“鹅儿草”捎回去,进的贵州,语言和四川渐渐融合,我插队时的蜀语又可以拣了起来,什么“鹅儿草”,“泽儿根”,“鹅八角儿”,“苦角儿”,说出来又被认同,真让人兴奋。老人家手脚十分敏捷,爬坡上船如履平地,我佩服地了不得。他养了许多牛,羊,鹅,鸭,撒落在绿茵茵的江滩上,白的白,黄的黄,星星点点,煞是好看。

 

 

2006524日于遵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5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