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人的长征

大笑一声出门去,侧身已在江湖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(原创)夜郎,夜郎  

2006-06-15 13:50:25|  分类: 长征路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夜郎,千百年来,没有比这个地方更让人更熟悉的了,因为有个“夜郎自大”的典故。其实,这也不能怪他,因为身处鄙远化外的地方,人家哪知道还有个大汉朝呀!况且,夜郎国在西南夷中,确实是个老大角色呢!《史记。西南夷传》记载:“西南君长什数,夜郎最大。南接交趾(越南),西有滇国,北至邛都(大渡河附近)。”就像萨达姆,阿拉伯兄弟们怕他,他也就以为自己是世界老大了,真正的老大美国当然不干了,大军一到,自然落的个灰飞烟灭。
    历史上的夜郎国还是比较明智,虽然在汉武帝刚派使者前去沟通时,曾经傻乎乎地问:“汉孰与我大”?成为千古笑话,但10年后,汉朝的虎狼之师轻易灭掉实力仅次于夜郎的且兰国后,“夜郎王惧,入朝,封之为王,以其地置斨柯郡”。后来诸葛亮治蜀,还派部将张翼管理夜郎旧地。
    除了“夜郎自大”而闻名外,还因一个落难者的到来,再次使夜郎闻名千年。唐朝安史之乱后,大诗人李白因跟错了领导而犯了严重政治错误,被流放到蛮荒之地的夜郎。3年里他心情坏透了,发了不少牢骚,但流传下来,都成了宝贝。什么“去国愁夜郎,投身穷荒国”;“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君直到夜郎西”;“去岁左迁夜郎国,琉璃砚水长枯槁”等。杜普也十分同情李白,常常牵挂不已:“五岭炎蒸地,三危放臣”;“岭南瘴疠地,逐客无消息”。贵州这个地方在古代是非常荒凉鄙远的,怪不得殷商时期称它为“鬼方”,人是到不了鬼的地方的。就是到了清朝初期,全省耕地也只有1万顷,还不到现在一个县多,可想能有几个人了,很可能还没有老虎多。当年知识青年从县城来到农村都委屈的了不得,何况人家李白天下第一的天才人物,给发配到万里之外,名声还特别不好的夜郎,能不唉声叹气?好在夜郎这地方并不是那么势利眼,多少达官贵人没人在乎,倒记住了无权无势的落魄诗人。这应该能给今天的地方官提个醒,为了旅游资源考虑,也不要总请大领导题词,今天挂了,明天摘了,政治保鲜期一般都很短。倒不如请名气很大的诗人作家留点经典,后人还会慕名而来。你看夜郎,现在好几个省都在争,争李白口中的夜郎。不过,我今天所在的“夜郎镇”,可是从唐朝贞观16年开始到现在就没换过名,要争,找太宗李世民去。
    我走长征路来到桐梓县40公里远的夜郎镇,2006年6月9日下午赶到,因为是星期五,许多乡镇干部要赶回县城的,我怕找不着人,把背囊放在小客栈就往镇政府跑。问红军长征路过情况,镇长一边往外走一边告诉我,是林彪的红1军团,还打了仗。晚上,在镇政府党政办赵文林家里喝酒,他那84岁的爷爷赵立瑜却说是贺龙的部队。我说只要是红军就行,守纪律,爱百姓,后人能记住就行。
    下午,赵主任还带我看了个古墓,据说,是李白的衣冠冢,双穴,很深,村里的老人家小时候钻进去过,有7进,几十米长,但现在都给瘀死了,好像没人管,破败欲坍状。还有两块古碑,据说是李白手迹,清朝时桐梓县地方官嫌领导来参观不方便,就移到10公里外交通方便的“新站镇”去了。新站,指古驿站改道新设,非今日火车或汽车站。
    酒喝到半夜踉跄出门,荡在小街,只见皓月当空,荒野寂然。遥想当年李白,愁心寄明月,把酒啸长歌,我今亦在夜郎旧地,夜酒夜行,漂泊异乡,新酒古月,恰有几分相似,不禁谓然。
    翌日,寻诗碑而去。在“新站”1个角落里,果然隐着“太白碑祠”,不过,廊院门头上还糊着文革标语,把“太白碑祠”给遮了。院内堂门两侧各立1碑,有青年告知今人所仿,堂内才是古碑。跨过3尺高的门槛,终于见到太白手迹,碑体果然简朴,没有繁文缛节的修饰,符合蛮夷风俗。石亦普通,只字体草异,多有不识。有旁观者暗示我,须请教邻门高人“王老师”。我叩门请教,再三有礼,进的门来,90岁长者端然而坐,并不答礼。我自述远道而来,再致请教之意,长者方款款而起,说明就里。那左碑诗曰:“杨花落尽子规啼,闻道龙标过五溪。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君直到夜郎西。夜郎天外怨离居,明月楼中音语稀。北雁春归看欲尽,南来不得豫章书。北阙圣人歌太康,南来君子窜遐荒。汉铺闻奏钧天乐,几得风吹到夜郎”。那右碑诗云:“胡骄马警沙尘起,胡趋饮马天津水。君谓张掖近酒泉,我窜三巴九千里。天地再新法令宽,夜郎迁客带霜寒。西忆故人不可见,东风吹梦到长安”。又接五言:“桃花春水深,白石今出没。摇荡女萝枝,半挂青天月。不知旧行径,初攀几闕停。三载夜郎还,欲知练筋骨”。老先生姓王,名孟良,自谓:生于乱世,长于乱世,一生避之世外。闻之,晚生我不禁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6年6月11日于贵州息烽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