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人的长征

大笑一声出门去,侧身已在江湖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(原创)夜宿红军家  

2006-06-14 11:10:44|  分类: 长征路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 刘华连在兴安县很有名气,因为他是唯一还健在的老红军。我走到华江乡同仁村向人打听他时,一位姓秦的年轻村干部自告奋勇地带我去。一条2.5公里的小柏油路直通“桃子头”的自然村刘华连家,这是桂林警备区捐资十万带动下,各方援手建成的,全村人都借了他的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村口碰到刘华连的儿子,今年57岁的陆志元,他正在田里干活,没功夫陪我们,只是说父亲快回家了,我们赶快去,兴许能碰上。刘华连家有一栋旧屋,还有一栋新的小二楼,儿子住着,我也被临时安排住在楼上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 约莫一支烟的工夫,老红军果然回来了,顶着个大斗笠,扛着锄头,原来放牛去了。我大声告诉他我的来意,再加上儿媳妇的翻译,他才明白了,我就和许多媒体来的目的一样,就是请他讲讲过去的事情,他便慢慢卷起旱烟来,我忙把我的“白沙”烟递上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我16岁当的兵,当兵一年后开始长征”。儿媳补充说,1918年阴历6月初6生人。我算了一下,1934年长征他才16岁,应该15岁当兵才对。 

  

        “你为啥子要当红军”? 

  

        “不当不行的,硬估(逼)到我来的,我哥哥头一年 参军的”。当时中央提出口号“扩大百万铁的红军”,这个实际根本完不成的任务指标,(结果只征到5万人)必然导致基层干部采取某些强迫手段,怪不得红军队伍里出现那么多“红小鬼”呢!

 

        许多媒体听到这儿,都让刘华连改口,可老人家没文化,不会现编,媒体只好自己动手或回避。我征求了陆志元意见,他也认为应尊重历史。 

  

       “过湘江时死了很多人,我是抱着死人漂过来的”。 

  

       “你怕死吗“? 

  

        “不怕,人家往上冲我也冲,前面倒下去,后面接着上,怕也没用”。 

  

       “上级总共发给我三发子弹,两个手榴弹,到华江时打完了,留了一发子弹保命的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刘华连很不幸,渡过了湘江,就在华江乡踩到敌人的毒竹签,掉队被桂军所俘。先关在华江,后转到兴安县,几个月后获释,那个好心的狱卒还告诫他:“不要回江西,回去再被国军抓住会没命的,留在广西好了”。当时,刘华连那条毒签扎烂的腿几乎残废,一个老农民说,我可以一年治好你。刘答,我可以白给你做三年长工。结果两人的承诺都实现了。刘华连腿好后,几经碾转来到同仁村做了上门女婿,因此儿子姓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刘华连所有的记忆仅存这些,我很理解,你想,一个近90岁的老人,一字不识,窝在山区,70多年前仅仅一年的红军经历,还能剩下多少?问他当年的团长,连长,打过什么仗,他一概摇头。但这并没有降低他“老红军”的历史地位,尽管是“失散红军人员”。据党史专家们估计,湘江一役,红军战斗伤亡约在一万五千人左右,被俘,失散,逃亡约两三万人.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陆志元告诉我,2003年桂林和江西电视台两家连手找到了刘华连的江西赣县老家,派车送他们回去一趟,那边乡里早把他当成烈士供在“忠烈堂”里,但毕竟离开七十年了,老人对家乡没什么印象了,也不原意留下了。现在老人88岁了,还能下地干活,总是闲不住。但据我一天的观察,老人家记忆力已大部分丧失,步履也不大稳了。左眼在1998年打牛时,被竹片反弹所伤,已经失明,听力亦很差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老人是县里唯一健在的老红军,各方还挺重视,常来慰问,招待我的半瓶“桂林三花酒”就是人家送的,他们全家不喝酒。老人孙子在“桂林警备区”一个干休所开车当志愿兵。5月7日下午,我陪着老人聊天时,一个便装青年在门外远远地和刘华连招呼了一声,便领着个姑娘走了。一会儿陆志元进来问,儿子走了吗?一会儿陆妻又进来问,儿子走了吗?我猜那青年便是老人的宝贝孙子。 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老人家的堂屋有许多对联,有的多年残缺了,也不取下,读来也蛮有意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燕子窝两侧是:投红军而来似瞬间年愈耋寿喜见子媳称父丈,由江西至此如刹那时近耄龄笑祝    尊家公。中缺两字,无人忆及,我度为“子孙”,陆同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左门为:缘定良缘依然功归月老,偶成佳偶何必重奖红娘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右门为:有妆赠女情何愿,无  酬君意怎安?金?礼?产?似都不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还有一小联:蓬门今始为君开,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竹径来。更不知所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问陆大哥,他说村上一位老先生所撰,大家都很崇拜他。我笑笑,心想:给人家写对子也要看看对象,人家并非诗礼之家,弄这些,几十年了主人还不明白,何苦呢?就像某些热情的媒体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原创)夜宿红军家 - 俺家三郎 - 一个人的长征

老红军刘华连与作者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

(原创)夜宿红军家 - 俺家三郎 - 一个人的长征

刘华连许多往事都记不起来了

 

 

 

     

(原创)夜宿红军家 - 俺家三郎 - 一个人的长征

87岁的老红军刘华连还能下地干活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9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