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人的长征

大笑一声出门去,侧身已在江湖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(原创)古陂吊冤魂  

2006-06-13 11:34:58|  分类: 长征路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瞧,就是这个地方,红军在从北边那个山头往南边攻就,广东军守在这里,机枪哒哒哒,红军在坡上倒了一大片。。。。。。”2006327,在信丰县古陂镇的河屋坳,濛濛细雨中,茶坳村村委会主任曹承耀在旧战场讲述从奶奶那里听来的故事。曹今年47岁,他奶奶早已过世多年。69岁的村民温为富证实,他八九岁的时候与小伙伴们在山上玩,曾经看到许多没曾掩埋过的白骨,那时候不懂事,还聚拢来烧着玩儿,大人说,那是红军阵地留下来的。解放后也没人管过。尽管做过多年军人,我的心磨砺的非常粗糙,但我还是感到一阵阵寒意。

这里是红军193410月下旬长征开始时突破第一道封锁线的许多地方之一,也许是三军团,也许是一军团,为了掩护中央机关夺道前进,做出了不小牺牲,但历史对这场战斗并没有做过任何记载,后人也没有想花点力气建个碑,或者收殓一下烈士遗骸什么的,任凭岁月风雨浇灭幽幽的磷火。也许再过些年,曹承耀和温为富口里的传说也消失了,70多年过去了,生活平静又平静。

又是温为富,他给我讲了个更加伤感的故事,而且整个村子也只有他能说的清楚。就是那场惨烈的战斗当晚,部队匆匆而过,在血肉模糊的死人堆里爬起一个人,一个受伤的红军战士,他疼痛难耐,饥饿难耐,在离战场500的地方看到了人家,一个有灯光的孤零零的人家。他拖着沉重的身体敲开了门,开门的是个姓熊的汉子,他们两兄弟住在这里。熊氏兄弟见到红军伤员喜出望外,忙举酒造饭,热情招待。红军伤员痛饮三杯酣然入睡。没想到一把罪恶的锄头举了起来。。。。。。血溅四壁,冤魂呜咽!熊氏兄弟又请来一个姓谢的帮忙举灯,连夜埋尸于200处的山坡上。解放后,熊氏兄弟畏罪逃回于都老家。听到一些风声的当地政府在“一打三反”中严查,姓谢的终于交待了事件真相,乡里立刻派人前往于都缉拿元凶。也许,熊氏兄弟是被冤魂缠定,先后已经病死,那个姓谢的也被打成历史反革命,不久也死去。据说,罪恶的产生动机是为了得到伤员的那支枪,我对此表示怀疑。熊氏兄弟是外来户,又孤伶伶独住,极有可能是于都苏区逃出来的土豪劣绅,本来就对红军极端仇恨,机会来了,岂不下手?为了一支枪,能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罪恶?

冒着濛濛细雨,我和曹承耀,温为富三人,在掩埋无名红军伤员“岭背坎”寻找了半小时,也找不到准确位置,只有方圆10左右的大概方位,因为无任何突起。我抽出3支“南京”牌香烟,权做香烛,拜祭先烈。。。。。。转过山坡,我们又来到熊氏兄弟住过的“西古山”废墟,他们亡后,又有几户人家在这里建过房,但终因怨气太重,诸事不顺,先后弃离。风中,雨中,几座废墟,三四残垣,分外凄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6年3月28日于江西信丰

 

 

1565149644.jpg

 

作者祭拜冤死的无名红军

 

 

 

1565153657.jpg

 

 

冤魂不散,人去宅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