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人的长征

大笑一声出门去,侧身已在江湖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(原创)大雨走泥丸  

2006-06-13 12:21:06|  分类: 长征路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21日,我们继续前进,昨日的酸痛一起反映出来,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极不情愿的背起背囊上路。
    昨日老天爷眷顾,长征第一天该下没下,今天可没有再姑息一意孤行的我们了,从上路开始雨就下个不停,而且中到大雨。可怜准备不足的南京电视台女记者常征,只能弄个塑料袋顶在头上,浇的稀里哗啦。顾得了头上顾不了脚下,正在新辟的乡道被泡了一夜,松软粘糊,一脚踏下去,早漫过脚脖,穿平底矮腰鞋的两位立刻犯相,窟吃窟吃地跋涉,不一会儿,老熊就歪了脚,远远地拉在队伍后面。我做的长远打算,装备最为齐全,高帮登山鞋发挥了不可比拟的优越性,不滑,不透,不累,尽管背囊达20公斤,雨汗交溶,却踏踏实实地走在最前头,比两个80后还拉下百米之遥。
    平日路上行人就极为少见,雨天更不见人影,茫茫雨幕中,只有我们一群色彩斑斓的傻瓜在瞎浪漫,喜欢开着门过日子的老表们看着我们直发笑。有一个黑黑瘦瘦小伙子没笑,他主动地把我们领到他家,端茶倒水,表示慰问。小伙子叫张火生,在广东南海纺织厂打工刚回来,他住的这个村子叫“簸萁村”。张火生房子盖好两年了,但没钱装修,里外红砖裸露着,相当简陋。像他的房子,他对人的善良情感也裸露不掩,但言语不多,挺内向的。
    直到下午15时,我们才到小溪乡,乡政府宣传干事黄堂斌知道我们来意后,非常热  情,带我们到一个小饭馆吃“棕苞”(棕树上花苞),苦笋,这两样菜都是败火的,微苦稍甜,很是清爽。饭店跑堂的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,清清秀秀,一点儿也不羞涩,我找厕所,她问:想大还是小?我愣了愣,小。她掀开厨房一角半个帘子说,就这。原来一个斜坡,墙下有个缝。我问黄干事怎么雇用童工?黄笑了,我们这都这样,亲戚孩子帮忙。
    当晚,我们在小溪乡花坛村钟家褀家借宿。酒杯举起,我们听到一个奇特的红军故事:钟的父亲也是一个老红军,主力红军长征后,他跟着陈毅去油山一带打游击,可没过几个月,部队就被打散了,他与组织失去了联系,东躲西藏了一阵子,实在没办法,只好回到村里。村里正好在选保长,乡亲们见这位红军战士见多识广,便推举他做了国民党的保长。他做保长后给自己定了个原则:绝不做对不起乡亲们的事。上面要他抓壮丁,他只抓过路的外地人,本村人从来不碰。抓来后就关在自己家里,凑够了数再交到上面。没想到,钟家褀的母亲极为善良,看那些壮丁哀求可怜,竟乘着丈夫不在偷偷地把他们给放了。。。。。。解放前几年,钟父病故了,幸亏,不然,钟家褀几个弟兄姐妹可就遭殃了。大革命时代,红白反复几轮,小人物命运裹挟其中,这种先红后白或先白后红或半红半白的事情几乎到处可见,所以,后来才有盖棺定论之说。
    钟家褀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,做过多年村干部,说不干了就不干了,乡长来找也没用,书记来找也没用。怪不得我们提出要住农民家里时,乡里就脱口而出:就住老钟家吧,他故事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6年3月24日于江西安远县龙布镇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