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人的长征

大笑一声出门去,侧身已在江湖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(原创)大营点兵(1)姚排长  

2006-11-14 12:01:08|  分类: 大营点兵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姚排长是我当兵遇到的第一位领导,确切地说,应该是当兵前就遇到的第一位领导,那时我正在积极争取应征入伍,而他是负责我们公社那一片的接兵排长。

还没见面,他就对我产生了好印象,可能是在我们生产队蹲点的公社妇联罗主任给我美言的缘故,反正,他翻开笔记本,对我说:“哦,三郎,我知道了”。然后就封我个“通讯员”——让我陪他十里八里的家访。

我常常试探他的口气:“我成天陪你跑,要是当不上兵,人家还不笑死我”?姚排长虎着脸说:“你管那么多干什么?哪那么多废话”?我被骂了,心里却乐滋滋的。

姚排长高我半头,小眼睛,宽阔的脸上布满精致均匀的雀斑,一口软软的河南腔,就是训话时听来也是那么慈爱,一点也不吓人。

20多天后,我终于如愿以偿地穿上了新军装,赶紧买了两盒香烟,准备感谢感谢姚排长。一见面,他却先拿出烟来,而且是我没见过的黄盒“人参烟”,说:“来来来,庆祝庆祝”!我不会抽烟,知青同学几乎都学会了,我还是坚持不抽。姚排长说,当兵的没有不会抽烟的,你就学着来吧!准备献礼的两盒烟在我口袋里被捏变形了,我也没敢拿出来,不是我小气,而是我敢肯定姚排长不会要,还要批评我。后来我知道“人参烟”在当时是很贵的好烟,每盒1元钱。

闷罐车组成的军列轰隆隆地往北开了55夜,看着不断有新兵队伍下车,我耐不住地问姚排长:“我们什么时候下啊”?他得意地笑了,“咱们,咱们是到大城市的,呵呵,省会”。果然,1974年最后1天的晚上,我们最后1批新兵下车了,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,我们无比兴奋地走出长春火车站。

不过1公里,就到了座落在“胜利公园”附近的师部大院,师直喷火连正等着我们会餐呢!姚排长是老资格,连里给面子,老兵各排都饿着肚子等着我们,为的是让我们新兵感受一下过节的气氛。

成桶的啤酒,十几个菜,尽管已经凉了,但大家还是激动的不行,毕竟真正的军营生活开始了。也许是饿坏了,也许是才开始吃不要钱的公家饭,反正新兵抢饭是出了名的。当然会餐不用抢,但一年没几回。        

一天中午,我们训练结束的早,早早赶到饭堂。见炊事班把菜已经打到桌上,便不等连队开饭就饿死鬼似的先吃起来。每个桌上照例是1盆菜,我们班风卷残云般把它消灭干净后,还觉得不过瘾,干脆又把邻桌那盆菜拿来米西了。有手脚利索的还把盆给刷干净了,照样放上,然后才撤出现场。

结果,那个老兵班和炊事班打了起来,一个说吃了,一个说没吃。当然,纸是包不住火的,我们全班都做了检查。姚排长单独找我谈话:“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,你怎么也去胡来”?我无地自容,没法原谅自己,这个事件,让姚排长在老连队丢了面子。

一个月的新兵生活很快过去,马上面临下连了。我们这个新兵连是师直接来的,分配也在师直,师后。姚排长暗地先给我透了风,让我挑个单位。当时最好的单位就是到“汽训队”,出来就开车。我生来不喜冒险,选了个“修理所”,这是技术性最强的兵种,而且是全排唯一的名额。

一年过去了,部队整编,喷火连裁掉了,姚排长被宣布转业。他66年兵,为人厚道,爱兵如子,但对上却是不巴结的,因此,当兵10年,仍是以排长身份离开部队。

走之前,他来到军械库找我,告诉我消息,并且要两盒手枪弹,到靶场过过瘾。平常,军官每年只能打10发子弹,很多人都打不准。我请示了仓库郝主任,给了他,他满心欢喜地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姚排长是河南固始县人,回去后再没消息,也不知后来怎样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9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